【死侍2】当不死者一心求死 (含狼叔彩蛋)

我竟然看剧透看哭了。。。

猫骨头:

Pain tells who we are .


——含——剧——透——分——割——线——


预警:含电影官配剧情




全球首映,特意买了巨幕厅的VIP沙发座,准备享受一发贱贱的视觉搞笑盛宴,开场十分钟,我不禁要感叹一句——Mother Fucker Shit 今年漫威编剧集体失恋加入FFF团了吗?




开场——暮狼之死造型的狼叔音乐盒引来全场一阵爆笑,死侍将房间里的煤气全部开到最大,恣意地趟在一排油漆桶上。


接着镜头切换,回到故事开始的地方——韦德的佣兵生意看起来不错,印度的司机小哥已经荣升为他的专属司机(虽然在佣兵酒馆里只是个扫地的打杂,梦想是成为一个职业杀手)


韦德结束任务回到和凡妮莎同居的小屋,本以为会来场天雷勾地火的嘿嘿嘿——在一场热吻结束后,凡妮莎告诉了韦德她怀孕了,韦德欣喜若狂,但还没等他消化这则喜讯,仇家却忽然登门。




凡妮莎在乱战中,被一颗子弹射入心脏,没有遗言,当场死亡。


她等了这个人三年,重逢时,她摘下死侍的头套,看着那张坑坑洼洼的脸说,给我一杯酒,我很愿意骑上去。


这大概是我听过的,最露骨,却最真情的情话。毕竟这个世界上没人会喜欢一个全身破相的皮囊,如果有,那一定是你爱他入骨。


然后猝不及防的,凡妮莎死在韦德眼前。韦德跪坐在她旁边,配音中响起他无声的台词——Please, don't leave me.




Excuse me ?


我记得我是来治愈被复联3捅伤的心脏。


我是谁,我在哪儿,my heart is broken , again , again and again.




当镜头再次回到电影开场,死侍躺在一堆油漆桶上,他点燃了打火机


BOOM——他被炸得四分五裂


这是他第一次寻死


钢人在一片废墟中,将死侍的肉块装进一个麻布袋子里,将他带到了变种人学校


忽然就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贱虫短漫,虫蹲在垃圾堆旁边,对着装着死侍肉块的垃圾袋难过不已,贱贱忽然从垃圾袋里蹦出来说——surprise!


难受,难受得一逼。




我失去了家人,韦德说,他问钢人:你们有办法杀死我吗?




钢人说服死侍成为X战警的一员,韦德将X战警的外衣套在自己的红色制服外面,说:我是X战警了,黑后吐槽说——是X战警实习生。


死侍的第一次任务,是制服一个失控的变种人男孩火拳,他击昏了火拳,却在火拳被套上抑制颈环时,得知了火拳惨遭孤儿院的虐待。


死侍说——人的一生会有那么四五个时刻,你的某一个重要决定,会让你成为一个英雄。这是死侍1里,钢人为了说服他放弃复仇而说的台词。


然后他击毙了孤儿院的一名职员,并朝着校长射出子弹。




这个世界上,坏人不值得被原谅。


但是好人,却是值得被拯救的。




死侍不是一个超级英雄,他不遵守规则,看似漠视生命,从来只做他认为是正义的事情。


但死侍从不欺凌弱小,他选择拯救这个孩子。




韦德被套上抑制颈环,失去了自愈能力,与火拳一起被扔进了变种人监狱。他的癌症开始复发,他对着马桶干呕,头上带着血块,身体迅速虚弱下去。接着又被监狱里的人打倒在地,拳打脚踢。


火拳在监狱的餐桌上说,嘿这是我的朋友。


韦德说,不,我们不是朋友。


他希望男孩与他撇清关系,这样男孩就可以免遭被殴打的命运。




I do care about you.


韦德说。


他看着一无所有的男孩。


像是看到了一无所有的自己。




面对袭击监狱,目标是杀死火拳的来自未来的变种人士兵机堡,韦德在失去超能力的情况下,拼死保护男孩。他在千钧一发之际,颈环失效的同时,从高空坠落,腰部摔成两截。


他与机堡战斗,近乎残忍。他残忍地伤害着自己,甚至把自己的手臂当成绳子挽住机堡的脖子,然后他抱着机堡引爆了机堡的武器,在一片冲天大火中,两人被甩出监狱,韦德坠进了冰层,濒临死亡。




在生死的夹缝中,他看到了凡妮莎坐在家里的沙发上,韦德想走过去,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壁阻隔在外。凡妮莎的身后墙壁上写着——我爱韦德。她侧过脸笑着说,你的心不属于这。将韦德推离了死亡的深渊。


他又一次活了过来,死侍感到失望透顶。




韦德回到酒馆,对米勒说,他后悔把火拳留在监狱,他需要一只队伍,米勒帮他招揽了一批特工,韦德给小队起名为——X特工队。


火拳与一群变种人囚犯一起,被押解运输,X特工队跳伞救援。


接下来让我们欣赏一下这次【精彩绝伦】的跳伞——




变种人喧嚣,跳伞时撞到迎面而来的公车死亡


外星武士碎星,跳伞时撞到起动中的直升机螺旋桨,被搅碎死亡


变种人时代精神,跳伞时掉进了垃圾车,被垃圾车卷成肉酱死亡


普通人彼得,因为闲的没事干而加入这只队伍,为了救时代精神,被临死前的时代精神所喷出的强酸,溶解死亡


变种人隐形人,跳伞时撞到高压电线,触电死亡




而唯一一个,韦德一度拒绝的队友,自称特殊能力是【幸运】的妮娜,成功跳伞到指定位置,并第一个登上运输车,干掉司机守卫,控制了运输车


哇靠,妙啊




机堡袭击了运输车,但面对开了【幸运】外挂的妮娜,机堡竟然没占到多少上风,韦德在危急关头救下了妮娜,与机堡混战在一起。谁知火拳竟释放了运输车中的变种人红坦克,一个极度危险的超强变种人。


红坦克将机堡制服后,硬生生把韦德拽起来,从腰部扯成了两段


火拳和红坦克离开,宣言自己要杀死孤儿院那些伤害自己的人




韦德(的上半身)被妮娜背到盲妇家中,韦德长出了幼儿的小脚(那画面真的是,相当,好,看),机堡不约而至,向韦德寻求帮助,机堡告诉韦德,在未来火拳烧死了自己的妻子与女儿。


韦德说,他会阻止这一切。




韦德到变种人学校,在窗下放情歌寻求钢人的……原谅?


钢人不予理睬(其实相当在意?


韦德只能和机堡与妮娜一起,前往孤儿院阻止火拳




韦德对红坦克说:太阳快下山了(黑寡妇对浩克使用的),却被红坦克用一根铁棍刺穿大脑时,钢人赶来,在一片粉红气泡中,钢人抱起韦德(注意,是公主抱),韦德依偎(???)在他怀里。


然后钢人一气呵成,拔下了那根铁棍。


嘶——倒抽一口冷气




钢人被死侍感化(???)选择了以暴制暴,对抗红坦克,黑后与她的女友(!!!)也前来支援,最终红坦克在PY被插入电线的情况下,坠入喷泉中被电死【妙啊】




而韦德成功拦下了即将烧死校长的火拳,并拦住机堡说——他还没有杀人,他是个好孩子。可火拳情绪激动,男孩一个字也听不进去。于是韦德带上了抑制颈环说——如果今天你必须要杀死一个人,那么就杀死我。




火拳再次袭击校长,机堡认为火拳无可救药,向火拳射出子弹。


而死侍在失去自愈能力的情况下,飞身过去,挡住了子弹。




就像他之前对凡妮莎做的那样。


只是那一次,他晚了一步,就晚了那一步。


韦德有多么希望那颗子弹是落在自己身上啊。


因为我是不死者啊。




你为我挡子弹,火拳说,男孩被他感动了。


事实上,语言并不具有那么强大的说服力,比起语言,行动更能打动人。


火拳说——对不起,我很后悔


在那一刻,机堡别在腰上的,那个属于他女儿的烧焦兔子玩偶,焦痕渐渐褪去。


未来被改写了。




而韦德拒绝摘下颈环。


我想死,我想去见凡妮莎。


临死前,他对钢人说,你杀死了红坦克,You did for me.


钢人说不是的


死侍继续说, No, you did for me.


【官方你不要这样,我还不想站邪教】




不死者死侍,最终死于一颗小小的子弹。


当不死者一心求死,死神也终于拥他入怀。


韦德再次来到凡妮莎面前,凡妮莎从沙发里站起,走过来伸出手,将他拽进了另一边。




在跨过那面无形墙壁时,韦德变成了他从前的样子。


我真的是要被这部喜剧(???)哭瞎了,他们拥抱在一起。




机堡看着死侍的遗体,他握着女儿的兔子玩偶,下定了决心。


机堡用返回未来的能量,返回了来到孤儿院的路上,他在韦德制服心口位置,放进了韦德送凡妮莎的那枚,象征希望的硬币。


最终,机堡的子弹打在了韦德胸口,被硬币挡了下来。




幻境中凡妮莎对韦德说,但现在还不是时候,你得回去了。


韦德仓惶地问,不,为什么?


凡妮莎看着韦德身后说,因为他们还在等你


韦德回过头,看到了战友们的身影




凡妮莎说,最后一次,吻我吧。


他们在镜头前,用力地,疯狂的拥吻,像是要将对方吞噬。


我默默地拿出了纸巾




醒过来的韦德对机堡说——你为了使用了剩余的能量,你的家人怎么办?


机堡说——他们还活着,这就够了。我会在这里多呆一阵子,等到时间装置的能量充满。


【贱贱的后宫了解一下?死侍——漫威宇宙中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,当然,无论后宫如何风云变幻,他最喜欢的人还是蜘蛛侠(滑稽】




最后,钢人选择脱离X战警,加入韦德的队伍。


在经历这一切之后,我获得了家人。


他和他的战友们一起,并肩向前。




【最后说一下彩蛋】【妙】【妙极了】【我要给官方跪下了】


死侍在时间装置的能量被充满以后


首先,他回到了凡妮莎出事的时候,在对方扣下扳机前,弄死了那个人


接着,他回到跳伞的时间点,在普通人彼得试图去救时间精神前,让他回家(值得注意的是,他只救了这个人,引人深思)




最后!最后!最后!!!!!!!!


狼叔啊!!!!!!还是金刚狼1造型的狼叔啊!!!!!!


死侍改变了狼叔过去的一个节点




这!可能是!一个!伏笔啊!


求漫威重启金刚狼系列!求!求!你!了!




最后,有生之年,希望贱虫同框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

评论
热度 ( 458 )

© 查无可寻 | Powered by LOFTER